渡日酒

认真对待人生
对待自己
对待自己每一篇文章
每一幅画

明天-N老师盯着我更文

如果我不务正业她可以随时手撕我

然后请她点文😭😭😭😭

请你们监督我


呜呜呜呜 @x. 

10.31号考完试会回来狂更文(最少更3篇)

flag立的贼大

大概是王者相关和三国相关

可能也顺带着把坑填一下!!(不算在3篇中


这段时间我就好好复习啦

爱你们

——若止


《下雨了》

*我真的不是飙车写手,我来暴露下本性!

*1200+放心食用(x

*是熬夜写的逻辑有的地方不同麻烦谅解啦

*有刀

*梗源自己

——————————————————

下雨了,这是宿伞之魂来到庄园的第一场雨,湖景村的水上弥漫着一层厚厚的水雾,冰凉的水打在谢必安的脚上,他坐在浅滩上,两眼空洞的望着海,不知在想什么。在这种天气,求生们都会减少出来的次数,毕竟谁也不知道在这样的天气里会发生什么。

雨打在谢必安瘦弱的脸上,刮的谢必安有些疼,但是无暇顾及这些,他又情不自禁的想起了当年,他们离别的场景……


自己只是出去一阵,再回来却再也看不到自己唯一的弟弟了,他是不敢相信的,谢必安自己承认活这么大还是唯一一次那样的迷茫甚至害怕,看着无边的大海,他跪在码头反复张望,却再也看不到那抹熟悉的身影,脸上的水滴不知是雨还是泪,沿着他的脸颊流下来,心脏仿佛被揪着一样疼。他痛,痛的不知如何回的“家”,看着空洞洞的房子,谢必安意识到这已经无法称之为“家”,只有一个人的房子,无法称为“家”,他也干脆抓起手边的麻绳,最后望一眼他们的照片,便也去赴死了。


本以为会在阴间相遇的他,却收到了一封信,上面除了客套话,交代了主要阐述的事件,便是一行“在这里,你可以见到他”

谢必安不知道对方指的是谁,其实他心里比任何人都早的给出了答案——范无咎。


他无法掩盖心中的狂喜,看着手中的伞,嘴角掩不住的勾起,真是……太好了。他依照信上的方位,找到了废弃的庄园,里面浓烟滚滚,阴森的很,他很谨慎,毕竟在这场游戏中,不知谁才是猎物。

进了庄园他试着打开自己的伞,据说,可以看到无咎?

!他打开伞的一刹那,他仿佛像被伞吸走了一样,一下子眼前变黑,便什么也不知道了,他高声叫喊着:放我出去!

甚至生气的开始捶打四周,他还没有达成目标,怎么能被困于此?莫非是被骗了!他身体一顿,再一睁开眼又回到庄园,不过自己好像刚才不是在这的……难道这伞可以召唤什么…?


这个问题先放一放,先找到自己的同伴,找到安全的地方,才是第一位吧?
走了不知多久,他才看到一栋别墅,里面灯火通明,他上前优雅的敲敲门,开门的是一位女士,女士对于他的到来,似乎是在意料之中的事,笑着把他迎了进去。他摆放了所有前辈,又询问了关于自己的技能的问题,他才明白,自己可以召唤一个人出来,而那个人的性格和自己完全不一样,只是面貌很像罢了。


他请比较善于绘画的瓦尔莱塔帮忙画一下对方,而他看到对方的画中有着证明着兄弟的项链,便一下子热泪盈眶,找个借口回房休息。

以前他们可以站在一起,抱在一起,而现在却不能相见,永远隔着一层隐形的屏障,他好想在抱抱自己的弟弟,这个表面上粗糙却连谢必安的事都记得清清楚楚的范无咎。


或许,自己说话他能听得到呢?这样的想法突然涌上心头,谢必安轻轻开口:

“无咎?你听的到么?哥哥好想你,当初的确有些怪你为什么要丢下哥哥一人,但是弟弟的错,哥哥来替你弥补,现在我们又在一起了,不是吗?虽然表面上,我们是一个人,但是只有我们知道的吧?你我都在着,有我爱着你。真是有些好笑啊,我们明明离对方比任何人都近,但却不得相见……但也只有这样能再让我们相遇。”


“以后,再一起并肩作战吧!”


谢必安回神后,叹口气,自己又陷入回忆了啊,这个毛病要改改了…他拿起自己的伞,深呼吸。

“无咎,回家了”


文手的日常

太真实

少侠拾柒:

陨洛:



吓到了吓到了




Lavipersie✨:







文手系统自动转发








诗人甲:















脑子里明明能想到的画面用很多方法去描述都感觉写不出那种画面感,所以我很羡慕那些大佬们能够写出让人一看就能联想到画面的文字,是真的真的好想自己会画画啊,画带给人的感受非常直观,可以说是我可望而不可即的存在了。
















Dr_Winston:































可以说是非常精辟了……
































来生愿做怀中猫:































































太精辟了……
    
真的太精辟了
    
没错的确是我锤基都坑了_(:з)∠)_
    
没错的确是我羡慕会画画的人_(:з)∠)_…
    
几乎所有的都中了…
































































Crazy:































































































































1,当大纲在纸面或脑内形成的时候,这篇文章爽度的90%就完成了,剩下10%是文章发表的时候。至于写作过程?全是吭哧吭哧的搬砖砌墙,用爱发电。
































































































































2,对文手最打击的事情之一,大概就是花几个星期熬尽心血的一篇正剧的热度抵不上10分钟随手码的沙雕段子,傻白甜和pwp纯肉永远比刀文受欢迎——对我这种刀子精来说这实在有点伤感。
































































































































3,热度是个很神奇又随缘的东西,有时候不在于你写的好不好,只在于圈子热不热,以及你加入圈子的时机——太早太晚都不行,圈子由冷到热的上升期粮少人多,是累积热度的最佳时刻。
































































































































4,文手墨菲定律:写着OOC的一般未必会OOC,写着肯定不坑的……大多都坑了。
































































































































5,作为一个文手,没被屏蔽过都不好意思跟人打招呼。揣摩系统敏感带是文手的日常游戏。
































































































































6,翻车速度验证车技!
































































































































7,每个文手都有一个画手梦,羡慕画手的笔可以让抽象的描写跃然纸上。并且在读图时代,画作的热度真不是文字能企及的。
































































































































8,越忙时越容易开脑洞想摸鱼,闲下来时反而只想躺着吃粮(这个我觉得应该是文画的共通点吧)。
































































































































9,脑洞一时爽,卡文火葬场。不写文不知道自己是如此的文盲。
































































































































10,即使这样,“构建一个世界”和“讲一个故事”的冲动还是会让文手拿起键盘。































































































































































































































































































































































































所以,碰到喜欢的文手,请不要吝惜你们的评论,和她分享你的感受吧,每条评论都会为爱添加燃料,成为文手产粮的动力!!
























































































































































































































































































































































































《睡美人》钟姜车

是钟姜本《我欲与君相知》中我负责的部分!

今天大有所获!

恭喜!!

谢谢大家喜欢钟姜,爱你们!

4000左右,剧情车

有空蝉蝉的修改! @大珠小珠落玉盘 

(表白

微博见

https://m.weibo.cn/6172927469/4291880667270848

存一个原耽的脑洞

是神仙世界背景下的:
首先是人们称为“红娘”的神仙
是男孩子,发色白偏浅红
很严肃,很多人想成为他的朋友但是看到他的眼神就又逃走了。
每天的任务是翻看助手记录的人们祈祷爱情的本册,挑出最真诚的给予成真。
眼角有粉红的印记,因为像桃花,所以被人简称为“桃”

然后是掌管酒的神仙(?
发色是黑色,发底发蓝
是男孩子
身体不好人人皆知,其实是装的
每天都想着看桃笑,以虚弱为名,让桃天天来看他。
对除了朋友之外的人很凶,锁骨下面有个疤。

掌管火的神仙
“燃”被收留的人家取名为然,自己加了火

很矮,但很可爱,头发是红色的,体温很高,冬天会冻的不想出门,夏天会感到很舒服,是人体加温器。
是男孩子

对每个人的戒备都很少,所以原来被人欺骗过,从此再也不去凡间,但却是默默帮忙。
因为“飞蛾扑火”而不想让蝶靠近自己,
也有很孤独的一面,
有被人类印画在手上的印记。

蝴蝶化做的神仙
是男孩子
对一切都很温柔,是女孩子喜欢的暖男。
遇到燃是因为在黑夜发现了他,
从此一去不复返,跟燃过上了腻腻歪歪的日子

个人很优雅,遇到什么事会尽力帮助,却不会拼死相助,因为自身蝴蝶很脆弱。
喜欢抱着燃,听燃讲故事。


是大姐姐!
很古典的小姐姐,胸大有脑,
喜欢品茶,如果别人扰了清净会很暴躁。
会弹一点琵琶,身上有茶的清香。

会化做人类下到凡间,去茶馆当差,不求回报,只想帮人们调出最好喝的茶





杰约🚗

ABO设定
1000+
因为是熬夜产物比较粗糙1551

红茶A x 苦巧克力O

苦巧克力的设定是:被标记后会变成甜巧克力味

如果有人想看后续的话
我会找时间写(不,没有人


微博见啦
https://m.weibo.cn/6172927469/4285374769079589

这周更文预警:(已选定)
杰克x约瑟夫car
白信 一方死亡

随机掉落:(低概率)
庄信 一方死亡
邦信校园pa 甜向

其他的容我再想想啦!!

我来交党费…
p1完成度很低的完成品
p2自己觉得比完成品好看的草稿
p3无色草稿

“对于一个失去的人,总会轻易想起他。”
是自己想的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