渡日酒

“My wasted heart will love you.”

《与求生者的爱恨情仇》

*受伤设定 只有爱没有恨情仇

*有后续的女求生者篇和监管者篇…吧?

*cp只有求生者x你

幸你 佣你 慈你 前你 魔你

*分被治疗和治疗他

——————————————————

幸运儿

【被治疗】

等你看了看周围而且确定自己的心跳没有了才从板子后面走了出来,口上说着“吓死我了…还以为差点就倒了呢…”


接着便踉踉跄跄的跑开,试着寻找自己的队友。从三板区一直走到小房子才看到一个人影,你老远向他招手,他明显看到了你但却往相反的方向跑去,你呼哧带喘的跑向他。


问他的话还没出口,他便把一个东西塞进你的手里,你低头看清才知道原来是一把信号枪。

他让你蹲下来帮你治疗,他一面怕用力太过弄疼你,一面说着“给你把枪,实在不行开枪救下自己;我拿着针,我在后面跟着你,如果你被追我去帮你挡刀,你别回头快跑,我帮你挡刀。有我在后面,别怕。”

你一下抱住了他,冲他笑了笑,然后看着他因为脸红而转过去的脸,他,真可爱啊…


【治疗他】

你看着他自己悄悄的拿镇定剂治疗,看着他双腿发抖的样子,这时的他是最脆弱的也是最需要有人来保护他的时候。


你连忙跑过去围着周围一圈一圈的转,确认周围没有心跳才走回他身边,你还没开口,倒是他先拉起你的手,看着你紧张地问道:“怎么了?”

你笑着对他说:“没事啦!我来看看周围有没有危险啦,你平时不总是这样帮我的嘛~”

他扶着你的脸一脸严肃地说:“你怎么那么冷静的说出这番话的啊…”说着还叹了口气“危险的事,还是由我来做吧。”


你本来想今天撩下他,但没想到他又认真了…


奈布·萨贝达

【被治疗】

你看着一向潇洒的他从板子后走出来顿时松了一口气,果然他是那么让人放心啊…

在治疗的过程中随着心跳越来越快,你连忙催他快走。


你看不清他在阴影中的脸,但却听到他的心跳声,你着急的直流汗,却又不敢大声叫,只好压低声音对他说:“奈布快走!”被治疗过程中的你无法起身,要不然你早推开他自己去吸引监管者让他去开门了。


但好在你们两个人躲在角落里没有被监管者看到,你因为突然的安心而突然想哭,他看到你眼圈红了虽然很奇怪但还是边安慰边擦你控制不了而留下来的眼泪。


“别哭了,我亲爱而又娇气的姑娘。”


【治疗他】

从他被监管者打的那一刻起,你就一直在心里默默祈祷希望他不要被抓住,直到看到他向这边跑来才松了口气,你看着他踉跄地向这边跑,不顾手下的电机跑去找他。


佣兵看你跑过来,也加快脚步抱住你,你埋怨他为什么一定要拼命溜鬼,明明刚才可以先走的,他冲你抱歉地笑笑,说道:“佣兵的职责所在不就是溜鬼吗?你看我修机修的慢,技能就是专门溜鬼的啊…”


但不得不说监管者被他牵制着大家确实都在放心修机了,但是你还是心惊胆战的害怕他会不会迷失在庄园里。


你边给他治疗边在他耳边唠叨:你这样太危险了,要是一下没变好方向被屠夫抓到怎么办…!

他默不作声,你以为他生气了然后便收声不语,结果等治疗完你抬腿要走时,他从后抱住了你,“抱歉,让你担心了,下次我会让你安心的。”


克利切·皮尔森

【被治疗】

你因为受伤流血而不禁头晕目眩,差点一下子栽在地上,而这时克利切扶住了你,你迷迷糊糊的靠在他的怀里,他低头看着怀里的你,扶着你勉强坐起来。


他认真的给你绑上绷带,你渐渐的觉得不是那么晕了,然后便在他的搀扶下站起来,你们走到最后一个电机点,队友已经压好了机。


看着自己心心相念的人正用他那不同颜色的瞳子看着你,你笑了。


他在,真好。


【治疗他】
你在修机的同时也紧盯着系统的信息,反复确认没有关于克利切牵制的消息才松了口气。

可是仍然无法集中注意力在电机上,你恨不得受伤的他立马出现在你的眼前。


这是你看到面对的墙上有光映出了两个人的影子,你激动的跑上几步去抱住他,真是太好了。
他像安慰小孩子一样上下抚摸着你的后背,看着他身上的伤,你难过的鼻子一酸,在这里,你无时无刻不担心着他,看到他没事的瞬间,一切都无所谓了。


你轻轻的为他治疗,生怕他会再次牵连之前的伤口。治疗完毕,他转身要走,你连忙拉住他,“还要去?”他点点头,冲你笑了笑,“这样监管者才不会来找你啊”


你在心底里埋怨他,为什么不会好好照顾自己,总是为别人着想。但是你不知道的是,在他心里你不是别人。


威廉·艾利斯

【被治疗】

你看着不擅长细活的他手忙脚乱的扯着绷带治疗你,你有些想笑,而且也这样做了。

他有些无语地看着你,“喂!你这家伙别笑话我啊!你溜鬼还不如我的十分之一呢!”

你看着这个大男孩,无奈想:真的像个孩子呢!就连这个也要反驳。


治疗结束后,他故作潇洒的拍拍手,你本还想和他来个拥抱再分道扬镳的,但是心跳声不合时宜的响起来了。


他看到了向这边走来的屠夫,拍拍你的肩,当作告别,然后便把屠夫引走,你之后也听他的话,跑着离开这里。


“有我在,别想动她”


【治疗他】

你看着他气喘吁吁地在与监管者对峙,心里难免会有些心痛,可是他是全队的希望啊,你唯一可以做的是专注修机,不让自己拖他的后腿,不辜负他为你们争取的时间。


你正蹲下去箱子里搜寻点什么东西,便感觉到有人在你18米内,啊!是他!


你迫不及待的立刻关上箱子,还差点砸到自己的手,你满心欢喜的扑到他怀里,却也看到了他身上的伤口,你开始心慌了,明明对方就站在你面前,你却还是很害怕,害怕这是最后一次见面,害怕他……


他看着你阴沉的脸,大男孩蹲下来看你的脸,拍拍你的头,“喂 想什么呢?”你特意减慢了手中的治疗速度,毕竟自己只能这样稍稍留住他一会儿,你治疗好他,他却仍对刚才你的阴沉耿耿于怀,“刚才想什么呢?”

“想你啊”


然后你就惊喜的发现他害羞的红了脸,脸不自然地看向别处,但是从这个角度仍然可以看得一清二楚呢~


瑟维·勒·罗伊(偏心他!!

【被治疗】

你看着从很远就开始散发魅力的男人他,他在认真的修机,他好像没有看到你。

直至你跑到他身边也不见他抬头看你,你有些失落。


突然你觉得身后有人抱住了你,才明白过来,什么嘛!原来他竟然偷偷分身骗你,只是为了给你个惊喜,可是你也不明白为什么,他要浪费一个魔术棒,只是为了给你一个小惊喜。


成熟的男人让你稍稍坐下,再开始接下来的动作,他的动作很轻,让你觉得他并不是在为你治疗,而是在为你按摩。


成熟的男人对待女人很有一套,他们知道什么时候你会中计什么时候需要关心。而你往往都是被这些撩的满脸通红。


你感觉到他在你耳边吹气,不知道是故意的还是不经意的,真是的总是喜欢玩这种小把戏!

他将头埋在你的颈肩上,感受着你身上特有的味道,粗糙的手也摘下了手套,为你递上来一束玫瑰。


“这时候,可以稍稍降低警惕哦”


【治疗他】

你害怕失误,你更害怕他的失误,因为他若是失误,将直接会宣判失败,只是迟迟没有他倒地的信息,你突然放心多了,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总觉得安全感变强了。


是他来了。


他身上有一少见的伤口,哦不,应该这样说,他身上有着少见的,血渗出衣服的这样深的伤口。

你三步并作两步地冲上去,不想让他再多走一步,他看起来多走一步都会摔倒,你慢慢让他坐下。


他看着你担忧的神情,居然笑了,天啊,怎么什么时候都笑的出来啊!


因为他总是爱逞强啊,明明疼的已经说不出话了,却还要努力扯起一个微笑给你。


你用自己最快的速度治疗了他,他站起来,看着比他矮一头的你,许久,他落下一吻。


“等我,我们一起出去”

—————————————————————

第一次打这么多tag 害怕








《明》壹

*是个中短篇(交党费!师徒怎么这么好吃

*主cp为明奕,邦信前期有

*漫画家明x???奕(保密

*胎教文笔+慢更=心血来潮更一下(bushi

——————————————————————

秋天,晴空万里,微风吹过,凉爽的很。

可明世隐高兴不起来,因为他要搬家了,原来的房东太苛刻,欺负他年轻,而租金一次比一次贵,对方总是找借口开脱着。他刚开始只是忍气吞声,但后来对方实在是过分。明世隐干脆想:干嘛要看他脸色……这样想着便鼓足了勇气拨通电话打给了房东,说自己要离开了。对方明显很惊讶,但还是装作惋惜的语气说,明天见面。

回想起房东当时的声音明世隐到现在还不禁暗骂:呸,你还巴不得我快点走呢吧…!?
明世隐躺在拥挤的床上想了好半天关于明天的说辞问题,直到眼睛困得睁不开才沉沉睡去。


第二天一早,明世隐便打扮好,等待迎接一串敲门声。

对着房东油腻的脸明世隐扯出一个标准笑,骗人不眨眼地编出了离开的原因,什么家人住院了,没钱支持他啦…之类的,明世隐角色代入的很快,越说眼圈越红,连房东都有些看不下去了,便稍做挽留就让他走了。


所以才有了开头的一幕,作为一个小小的漫画作者,家里堆积的漫画书多的让明世隐怀疑自己是不是把挣来的稿费都花在漫画书上了,自己搬着最贵重的箱子,看着车来车往的马路叹了口气,真是命苦…

不过幸亏上天还是给他留了一扇窗的,就在住了3天酒店之后,便发现了一个较为合适的地区,远离马路,就是离市中心有些远,不过这倒是和明世隐关系不是太大。

他找到房东的电话,拨了过去,是一个男人接的电话,声音倒是好听,令人愉悦的是对方没说闲话直接切入正题的性格,明世隐在这边静静的听着,对方爽快的约定了交房日期,明世隐对他的印象还不错的,毕竟人很好说话,看起来是个明事理的人,只是身边好像很吵,不会是隔壁传来的吧……?那可不大好。


第二天,明世隐拖着疲惫的身子和不在状态的脑子走在路上,手中握着看地图的手机。

“看来就是这了”明世隐在一栋居民楼前停下来,这里的环境不算顶级,但也令人感到舒适,明世隐很满意,整理好自己的衣襟便准备上楼。


看着通向6楼的楼梯,他觉得世界对他这个宅系男子有些偏见,他毕业了许多年,因此当年体育课练习的跑步和耐力都已经被身体所遗忘,不加锻炼的后果就是,明世隐在爬完6楼后,腿已经抽筋,他不得不靠在墙上休息,趁这个机会简略的环顾四周,楼道很干净,头上橘黄色的灯让人觉得有些温暖,是令人舒适的。


墙上也很干净,没有什么乱写乱画的痕迹,看起来两家人都是爱干净的,明世隐哪都好,就是败在整理房间上,一个明明可以装下许多东西的房间硬是被他填得满满当当,甚至还有许多装不下的稿件。


突如其来地“咚——”得一声吓得明世隐差点双腿一软,应该是左边传来的声音,明世隐出于好奇,还是悄悄地贴过去听了一耳朵,“你竟然还留着她的照片??!”听这个声音…看来是电话里的男子,不过当初在电话里没觉得他有这么激动啊?而且是在吵架吧…和女朋友吗?

明世隐处于礼貌还是敲了敲门,里面立刻安静下来,出来开门的是一位紫发男子,天生的自来卷和本就有些乱的发型让别人有种想把他的头发梳好的冲动。刘邦有些尴尬的笑着,“你是重言提到的来看房的人吧?”并伸出手同明世隐握了握,看来重言就是旁边的这位了,“我是刘邦,进来吧”


明世隐随手带上了门。





避避风头

这阵子🚗不会发出来了

等平稳了再说吧……哎……

之前的微博先锁了

之后再开放…

虽然是个透明写手但还是有点警惕性吧…?

《正极》1

学园pa 别称:初中生谈恋爱(bushi

是个中长篇(应该

ooc有 cp:主白信 副亮瑜等

小甜饼预警!

幼儿园文笔

应该是中长篇,还会有下部

欠债开始还了!!!

——————————————————————

韩信轻轻地推开新班级的大门,他忽然有些渴望看到熟悉的面孔,不论是谁都好啊 ,可事实却不尽如人意。


虽然他来得不算晚,但教室中早已充满了人,可以看出之中不乏互相认识的人,他们成群结队地聊起来,而这时形单影只的他显得格格不入。韩信尽量把自己的存在感降到最低,但他那招摇的红发原本就不是什么低调的发色,不免有人向他投来目光,在让更多人主要到自己之前,他加快脚步走到角落中的一列桌椅旁,也许是有些嫌吵的原因,他特意挑了这样一个较为安静的位置,他抬起眼帘看向自己安静的后桌,予以一个自己觉得温柔而友好的语气,道“同学,这里有人吗?”再配以一种标准的笑,让韩信给人的第一印象从一个平淡无奇的普通人稍稍增加了一些阳光的气息。


李白从周围同伴的身上收回视线,看向声音的来源,阳光洒在韩信的背上,李白映着光这样看着对方清秀的面庞,阳光像是为韩信渡上一层金粉,竟然觉得有些好看。李白看着他的笑,也回以微笑,说没有人。


他不是什么可以一直集中注意力的人,起码现在不是,他看着对方坐稳便接着望向窗外。

李白很善于交朋友,因此他尽管来的不是太早但是也交了几个可以聊上天的朋友,但他不是很善于和别人聊天,总是把话聊死了,他每次只好歉意的笑笑然后结束聊天。


直到班级安静下来他才收回视线,看着班主任走上讲台清清嗓子。班主任是一位年轻的男老师,应该会很好说话,这是李白的第一反应,因为他与别人发生冲突时,以前的老师总是不听他的解释,每次都会靠另外一个人的一面之词就判了李白的“罪”,他很气愤,但谁让他插不上嘴,在说话前总是小心谨慎呢?活该啊。

李白无聊的听着老师千篇一律的告诫,又注意到了自己的前桌。韩信用手肘支撑着自己的头,昏昏欲睡,昨天夜里他翻来覆去睡不着,干脆偷偷地爬起来,走到书桌旁坐下做些什么,大概是母亲听到这边的动静,严肃地声音传来“韩信,回去睡觉”他便只好作罢,关上灯,回到床上盯着自己的二层床的床榻,想起了心事,只是这不是想心事的时间啊,当然他越想越激动,根本无法平静的睡去,只得逼迫自己闭了眼,听着心脏有力的“砰砰”声,他才有些困意,这么一折腾已是深夜,甚至再过一会儿就到第二天了。


这样的结果就是他在开学第一天就困的不行,在座位上听老师说话都是模糊不清,上句不接下句,然后便听到自己印象不错的后桌叫了自己一声,韩信把头向后靠听到李白的声音:“同学,你是男生……”“男的”竟然是这么尴尬的问句,还以为他能问出点什么。韩信有些无奈的想到:这家伙长得不错但是不会眼睛和脑子有问题吧?

虽然韩信的头发比其他男生要长一些,但是也不至于会被认成女生吧?自己虽然声音不是很低,但是也可以分辨出性别吧?韩信倒也不是很在意毕竟自己小学就这样被调侃过啊…


韩信拍拍头企图让自己清醒一些,小睡一会儿比之前头昏眼花的感觉好多了,发现老师还在源源不断的唠叨着,丝毫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


就这样又过去了半小时,韩信看着老师似乎越说越兴奋他都替老师口干,老师似乎又想起什么重要的事,他拿起花名册,准备点名。

韩信心里暗笑还好自己醒的及时,没有在开学第一天就给自己的名声添上不光彩的一笔,在老师叫完大半个班时,他清楚的听到一声“周瑜”,这熟悉的名字响在耳边,只是那名字的主人不在班中的位置上。韩信有些遗憾的看着身边空闲着的桌椅,真是的,为什么没来啊…


第一天总是过的很快,而明天就是忙碌的一天了,今天很轻松,就连回家的路上风吹过发丝都觉得温柔的很,正这样想着的韩信感受到一只体温很低的手扶上他的脖子,他不是不能接受这样的玩笑只是这的确吓了韩信一跳,而且那双手凉的韩信一激灵。


耳边传来有些熟悉的声音,风吹起李白棕色的发丝,他笑着看向韩信,嘴里叼着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的四叶草“同学,你一个人回家吗?”

韩信看着自认为笑起来超温柔实则有些像图谋不轨的坏人的李白,他停下来让李白和他并排走着“嗯”说完他就瞬间有些后悔了,因为他看到了李白眼里那莫名其妙出现的刺眼的光,在他的眼中显得闪闪发光。“那我们一起走吧!”但是韩信听到那阳光又充满活力的声音还是不忍心拒绝。“好吧”


黄昏的阳光洒在两个少年背上,影子拉的很长很长,不得不说,有些好看呢。





《下雨了》

*我真的不是飙车写手,我来暴露下本性!

*1200+放心食用(x

*是熬夜写的逻辑有的地方不同麻烦谅解啦

*有刀

*梗源自己

——————————————————

下雨了,这是宿伞之魂来到庄园的第一场雨,湖景村的水上弥漫着一层厚厚的水雾,冰凉的水打在谢必安的脚上,他坐在浅滩上,两眼空洞的望着海,不知在想什么。在这种天气,求生们都会减少出来的次数,毕竟谁也不知道在这样的天气里会发生什么。

雨打在谢必安瘦弱的脸上,刮的谢必安有些疼,但是无暇顾及这些,他又情不自禁的想起了当年,他们离别的场景……


自己只是出去一阵,再回来却再也看不到自己唯一的弟弟了,他是不敢相信的,谢必安自己承认活这么大还是唯一一次那样的迷茫甚至害怕,看着无边的大海,他跪在码头反复张望,却再也看不到那抹熟悉的身影,脸上的水滴不知是雨还是泪,沿着他的脸颊流下来,心脏仿佛被揪着一样疼。他痛,痛的不知如何回的“家”,看着空洞洞的房子,谢必安意识到这已经无法称之为“家”,只有一个人的房子,无法称为“家”,他也干脆抓起手边的麻绳,最后望一眼他们的照片,便也去赴死了。


本以为会在阴间相遇的他,却收到了一封信,上面除了客套话,交代了主要阐述的事件,便是一行“在这里,你可以见到他”

谢必安不知道对方指的是谁,其实他心里比任何人都早的给出了答案——范无咎。


他无法掩盖心中的狂喜,看着手中的伞,嘴角掩不住的勾起,真是……太好了。他依照信上的方位,找到了废弃的庄园,里面浓烟滚滚,阴森的很,他很谨慎,毕竟在这场游戏中,不知谁才是猎物。

进了庄园他试着打开自己的伞,据说,可以看到无咎?

!他打开伞的一刹那,他仿佛像被伞吸走了一样,一下子眼前变黑,便什么也不知道了,他高声叫喊着:放我出去!

甚至生气的开始捶打四周,他还没有达成目标,怎么能被困于此?莫非是被骗了!他身体一顿,再一睁开眼又回到庄园,不过自己好像刚才不是在这的……难道这伞可以召唤什么…?


这个问题先放一放,先找到自己的同伴,找到安全的地方,才是第一位吧?
走了不知多久,他才看到一栋别墅,里面灯火通明,他上前优雅的敲敲门,开门的是一位女士,女士对于他的到来,似乎是在意料之中的事,笑着把他迎了进去。他摆放了所有前辈,又询问了关于自己的技能的问题,他才明白,自己可以召唤一个人出来,而那个人的性格和自己完全不一样,只是面貌很像罢了。


他请比较善于绘画的瓦尔莱塔帮忙画一下对方,而他看到对方的画中有着证明着兄弟的项链,便一下子热泪盈眶,找个借口回房休息。

以前他们可以站在一起,抱在一起,而现在却不能相见,永远隔着一层隐形的屏障,他好想在抱抱自己的弟弟,这个表面上粗糙却连谢必安的事都记得清清楚楚的范无咎。


或许,自己说话他能听得到呢?这样的想法突然涌上心头,谢必安轻轻开口:

“无咎?你听的到么?哥哥好想你,当初的确有些怪你为什么要丢下哥哥一人,但是弟弟的错,哥哥来替你弥补,现在我们又在一起了,不是吗?虽然表面上,我们是一个人,但是只有我们知道的吧?你我都在着,有我爱着你。真是有些好笑啊,我们明明离对方比任何人都近,但却不得相见……但也只有这样能再让我们相遇。”


“以后,再一起并肩作战吧!”


谢必安回神后,叹口气,自己又陷入回忆了啊,这个毛病要改改了…他拿起自己的伞,深呼吸。

“无咎,回家了”


文手的日常

太真实

少侠拾柒:

陨洛:



吓到了吓到了




Lavipersie✨:







文手系统自动转发








诗人甲:















脑子里明明能想到的画面用很多方法去描述都感觉写不出那种画面感,所以我很羡慕那些大佬们能够写出让人一看就能联想到画面的文字,是真的真的好想自己会画画啊,画带给人的感受非常直观,可以说是我可望而不可即的存在了。
















Dr_Winston:































可以说是非常精辟了……
































来生愿做怀中猫:































































太精辟了……
    
真的太精辟了
    
没错的确是我锤基都坑了_(:з)∠)_
    
没错的确是我羡慕会画画的人_(:з)∠)_…
    
几乎所有的都中了…
































































Crazy:































































































































1,当大纲在纸面或脑内形成的时候,这篇文章爽度的90%就完成了,剩下10%是文章发表的时候。至于写作过程?全是吭哧吭哧的搬砖砌墙,用爱发电。
































































































































2,对文手最打击的事情之一,大概就是花几个星期熬尽心血的一篇正剧的热度抵不上10分钟随手码的沙雕段子,傻白甜和pwp纯肉永远比刀文受欢迎——对我这种刀子精来说这实在有点伤感。
































































































































3,热度是个很神奇又随缘的东西,有时候不在于你写的好不好,只在于圈子热不热,以及你加入圈子的时机——太早太晚都不行,圈子由冷到热的上升期粮少人多,是累积热度的最佳时刻。
































































































































4,文手墨菲定律:写着OOC的一般未必会OOC,写着肯定不坑的……大多都坑了。
































































































































5,作为一个文手,没被屏蔽过都不好意思跟人打招呼。揣摩系统敏感带是文手的日常游戏。
































































































































6,翻车速度验证车技!
































































































































7,每个文手都有一个画手梦,羡慕画手的笔可以让抽象的描写跃然纸上。并且在读图时代,画作的热度真不是文字能企及的。
































































































































8,越忙时越容易开脑洞想摸鱼,闲下来时反而只想躺着吃粮(这个我觉得应该是文画的共通点吧)。
































































































































9,脑洞一时爽,卡文火葬场。不写文不知道自己是如此的文盲。
































































































































10,即使这样,“构建一个世界”和“讲一个故事”的冲动还是会让文手拿起键盘。































































































































































































































































































































































































所以,碰到喜欢的文手,请不要吝惜你们的评论,和她分享你的感受吧,每条评论都会为爱添加燃料,成为文手产粮的动力!!
























































































































































































































































































































































































存一个原耽的脑洞

是神仙世界背景下的:
首先是人们称为“红娘”的神仙
是男孩子,发色白偏浅红
很严肃,很多人想成为他的朋友但是看到他的眼神就又逃走了。
每天的任务是翻看助手记录的人们祈祷爱情的本册,挑出最真诚的给予成真。
眼角有粉红的印记,因为像桃花,所以被人简称为“桃”

然后是掌管酒的神仙(?
发色是黑色,发底发蓝
是男孩子
身体不好人人皆知,其实是装的
每天都想着看桃笑,以虚弱为名,让桃天天来看他。
对除了朋友之外的人很凶,锁骨下面有个疤。

掌管火的神仙
“燃”被收留的人家取名为然,自己加了火

很矮,但很可爱,头发是红色的,体温很高,冬天会冻的不想出门,夏天会感到很舒服,是人体加温器。
是男孩子

对每个人的戒备都很少,所以原来被人欺骗过,从此再也不去凡间,但却是默默帮忙。
因为“飞蛾扑火”而不想让蝶靠近自己,
也有很孤独的一面,
有被人类印画在手上的印记。

蝴蝶化做的神仙
是男孩子
对一切都很温柔,是女孩子喜欢的暖男。
遇到燃是因为在黑夜发现了他,
从此一去不复返,跟燃过上了腻腻歪歪的日子

个人很优雅,遇到什么事会尽力帮助,却不会拼死相助,因为自身蝴蝶很脆弱。
喜欢抱着燃,听燃讲故事。


是大姐姐!
很古典的小姐姐,胸大有脑,
喜欢品茶,如果别人扰了清净会很暴躁。
会弹一点琵琶,身上有茶的清香。

会化做人类下到凡间,去茶馆当差,不求回报,只想帮人们调出最好喝的茶





这周更文预警:(已选定)
杰克x约瑟夫car
白信 一方死亡

随机掉落:(低概率)
庄信 一方死亡
邦信校园pa 甜向

其他的容我再想想啦!!

我来交党费…
p1完成度很低的完成品
p2自己觉得比完成品好看的草稿
p3无色草稿

“对于一个失去的人,总会轻易想起他。”
是自己想的梗

论嗝屁的八爷是怎么记住他哥的

*边在群里聊边写,真刺激。
*越写越跑题
*写完我就嗝屁了
*1000+
——————————————————
范无咎死了,到了阴曹地府照规矩喝了孟婆汤,没有人知道这是什么滋味,因为没有人记得那是什么味道,也无人能陈述这个味道。

接着他把碗还给孟婆,然后就和其他人一样在奈何桥边等着汤药生效,但是他觉得鼻子一酸,与体温相差无几的泪顺着他的脸流下来。自己哭了?

范无咎哭了,从他死了之后便再也没有如此像小孩子一样的哭过,他甚至哭的想笑,甚至不知道自己哭的原因,也许是因未死前最后的遗愿还是未死前的不甘心?他不清楚,因为那些记忆像是碎片似的破碎、变浅直到消失在茫茫中。

他已经不记得任何关于前世的事了,脑中确实空无一物,他收起自己刚才那副落魄的模样,站起身来准备向桥上走去。


然后他依稀想起了一个名字,接着乱七八糟的事便一股脑的全扑过来,他自己也懵了,这些都是什么…?

接着他自己空洞的看着自己的身体,我不是应该,忘了这一切吗?他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但还有些庆幸,能记住他,谢必安,能记住一秒是一秒。


然后他便奔跑在阴间的大道上,这一路上他看到了各种形形色色的人,有的人愿醉的不省人事;有的人风尘仆仆的到来又急匆匆地跑向奈何桥;有的人与伙伴挥手相告。


等他跑到判官桌前的时候几乎累的上气不接下气,判官看着他,封闭已久的嘴重新张开:“汝莫不是刚才出去的小子?按时辰算来汝应该要去投胎了,怎又回于吾处?”

范无咎着急的几乎要吼出来“我的记忆…又回来了!”听后的判官也是一惊,但低头一瞥桌上的档案,对范无咎说道:“刚有人来吾这里签无常单。”
范无咎当然知道无常单是什么,要在阴间当永远的无常,益处是:让一个已死的人喝过孟婆汤还能想起上辈子的记忆。直到下一个签无常单的无常来,这代的无常才可投胎转世。

谁会为了他放弃自己的下辈子?其实范无咎心里早就有答案了,但是不敢肯定,自己死了后哥哥他也那么快就下来了吗?

如果真的是谢必安的话,范无咎或许也会放弃自己的下辈子,跟着他一起做这个无常。

“有我在,即使是这阴曹地府,也不用怕”

“这次,我们不过再分开了。”

他根据判官给他的单子,去了任何可能的地方,可死活找不到那个人的身影…明明,已经清楚了,不是吗?


范无咎看着阴间无法见到光的“天”,不知道自己还要耗多久,然后他就被身后的人影吓了一跳,但看到对方时两个人都愣住了。
“你是无咎?”
“哥哥?”
接着两人便紧拥在一起,谢必安轻抚着自家弟弟的后背,像小时候那样,每当弟弟害怕或者钻到哥哥怀里时,哥哥轻抚着弟弟的后背还在耳边轻声安抚一样。

而后来我们知道的黑白无常就是两个人了。

有人问过范无咎和谢必安,孟婆汤究竟是什么味道的?

他们会笑着对你说:对于那些有一个好伴侣有一个圆满的家庭的人来说孟婆汤是甜的,虽说这样确实不合情理,但对他们来说,家人分离不正是苦涩的吗?正需要一个安慰的时候走上奈何桥,喝到的自然也应该是可以填充人心灵的甜味;对于那些整天自欺欺人害人害己的人来说孟婆汤是苦的,因为他们一生偷奸耍滑该享受的不该享受的都体验过了,这时候也的确需要“苦”彻心扉的苦味。

语毕两人相视一笑,便开始了一日的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