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卿负我不负卿

你好,很高兴认识你(激动。
我是若止,
叫我负卿也ok
特别喜欢拖更(是的
有很多脑洞要填!
答应你们的点文一定会写!
尤其喜欢性转!
拒绝ky,拜托了。

在最好的时节,不想错过你

随笔3 霸姜篇


好久没写啥了。q
我对仲权了解还是不多q
人设是真三。
别代入史向吧q
ooc有。
————————————————

姜维还记得他第一次见到夏侯仲权的场景,他还是个与姜维相仿的少年,站在阳光下嘻嘻的冲他笑着。
然后看着夏侯霸直直的冲他走过来。“诶呀呀,伯约大人别露出这么可怕的表情啊。一起去训练一下嘛!”
说着便来牵姜维的手,搞得好像姜维才是新来的。

姜维回过神来,他看着眼前这个少年脸上添了几分时间的痕迹,那双手,也不再像当年牵他的那只手那样了。都变了,唯一不变的是他们还在,初心还在。

“仲权…”姜维忽然叫住了面前的人,夏侯霸后头看着身后的姜维,笑了笑“伯约大人怎么蹲在这里啊?”说着向他伸出手,要拉他起来。

现在阳光下的人和记忆中的少年似乎重合到了一起,同样是这样的场景,他看着夏侯霸的嘴张张合合,起初,也是如此,姜维不记得那时他们什么热血的誓言了。只记得夏侯霸说的最后一句话:
“既然世界是不公平的,那么,一起改变吧。”

《当年》邦信

*巨短
*ooc预警
*现pa
多年后,韩信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中无味的节目,无聊的打了个哈欠。

刘邦躺在对方大腿上,看着他。韩信突然想起多年前的一次生日。

那时的他们还是学生,在一天的课后几人收拾书包,然后跑去餐厅早早订好的包间给韩信庆祝生日,韩信笑着说:“生日而已,没必要吧?我又不是小孩子了。”

其他人笑而不语,总感觉在瞒着什么。

这次,他们玩的很尽兴,最后切蛋糕时,他们让刘邦捂住韩信的眼睛,韩信闻到刘邦身上那股清新的味道,很安心。

其他人拿出手机,准备录下来他们期待已久的表白。

那段情话是他们和刘邦在课后改了又改(却还是小学生文笔)写出来的。

他们天天看着他们俩腻在一起却谁也不曾打一记直球,于是实在虐心的去帮了刘邦。

刘邦咽了咽口水,多少情话却到嘴边凝成三个字:我爱你。

靠!??这什么操作,白写了啊喂!刘邦!!
虽然大家心中这样咆哮道,但表面上仍是如老妈子看女儿出嫁了一般欣慰的鼓掌。

所以从那次开始他们从腻在一起变成了光明正大的…腻在一起。

这件事背后韩信一点也不知情,他当初只是有些在意这个整天往自己身上靠的同学,再后来刘邦一天没来韩信总觉得缺点什么。

那时的他在表白后还是总觉得刘邦在开玩笑,他不敢付出全部,但后来他们毕业了,走到社会,他才真正明白刘邦是那样爱的深沉。

回忆完,韩信看着刘邦,撩开他有些遮眼的刘海,对他说:“当年你在我生日会上想对我说什么啊?子房说你有话说。”

刘邦轻吻他的长发,道:
当你有一天看不到了,我会天天 告诉你,你真的好美。
当你有一天走不动了,我会天天推着你,让你知道还有我。
所以,愿意把余生交给我吗?

韩信推开他,捂着脸,说:
“这辈子我就栽你这了。”

《失忆》片段

*别看是片段,我根本不会写全文的。
*逻辑混乱,现pa
*略略略
———————————————
荀彧因后物的重击而眼前一黑,最后一刻想的名字却是郭嘉。

郭嘉拉着手提箱向前走着,每一步都如铅重,他舍不得他,他还牵挂着他。

电话那头荀攸说的话仿佛像锤子一样锤中了郭嘉心脏那部分脆弱而又一直保护着的地方。

他赶到时那脑中一直浮现的人正静静地躺在病床上,据荀攸说,他大概会失忆。以前的种种片段又浮现在郭嘉眼前,他冲上去握住荀彧的手,眼泪不住的向下流,湿了病床的床单。

荀彧睁开眼睛,一时模糊,隐约觉得身边有人,他眨眨眼睛,看清来人,有种要脱口而出一个名字的感觉,到了嘴边却说不出来。

他用手指擦擦郭嘉的眼泪,笑着跟他说:“别哭了,好吗?”
温柔的正如当年那一见如故的他。

郭嘉抓住他的手,刚想出口就哽住了,他还记得我吗?

“请问,郭嘉…是我的名字吗?”

抱歉,未来几周估计要住院。
所以,估计不会更文。
肯定会掉粉吧。没事,大家开心就好。

《玩笑》白信

*喜欢很久白信,但没产过粮。
*前后可能有矛盾。
*双向喜欢,真的是爱,但之前都太过青涩,不懂。
*狐白x龙信
*幼儿园文笔。
———————————————
小狐狸和小白龙一同坐在龙宫外的台阶上,小白龙不知在看些什么,眼神飘忽不定。风吹着他有些发蓝的发丝,是那样好看。
狐狸盯着他湛蓝的眼睛,鬼迷心窍的抚上他不是很成熟的脸,这双眼里要是有我的地方就好了。
白龙因为狐狸炽热的目光才不去看他,这倒好,直接摸上来了。
白龙一下子打开狐狸的手,“干…干嘛啊你!!”
明明严肃的语气,可配上白龙羞红的脸蛋,一点气势也没有。“白龙,这么好看!以后嫁来我青丘吧!”
狐狸拍着胸脯道。
“不要。”白龙口上拒绝了这无理取闹的要求,心里却莫名有些暖意。
“那……我以后来娶你”狐狸看着白龙越来越黑的脸,连忙改口“算了!但是你记住,你永远是我李白的人!”
白龙很想一巴掌呼上去,“闭嘴吧!”

“要是一直像以前那样打打闹闹该多好。”
韩信从地上坐起来,甩了甩头,看着身边的红色请帖,才想起,今天晚上…遭了!
白龙连忙跑出去,今天,可是那狐狸大婚的日子…。
一路上他看着周围熟悉的一切,上次和狐狸一起来是什么时候了…?
一百年前?五百年前?
他记不清了,但那天他们确实觉得是那样美好。
终究还是卡点赶到了,看着这地方热闹非凡,与自己的龙宫真是鲜明的对比。
“哟,白龙,就等你了。”
李白拉了一把韩信,让他站直看着自己。
李白看着他曾深深陷进去湛蓝的眼睛,回忆起究竟多久没有这样看着对方了。
“狐狸今天穿的蛮帅。”
韩信看着李白对着自己愣神,拍拍他的肩,叫他回神。
李白随即冲他一笑,这一笑忽然与幼年的他重合,这一笑,让韩信突然觉得有点苦涩,当年也是这一笑,李白问他,“你愿意跟我永远吗。”无法拒绝的肯定句,韩信点点头,他们便扑倒在那片只属于他们的花园。
接下来,顺理成章。

会想起那时的他们
韩信突然想问那个他刚拿到请帖时的问题。
“你不”娶我吗?
他轻轻摇头,随即改口
“你不要辜负人家姑娘。”
“当然,当然。”

看来说不出来,那就当个玩笑好了。
“你还记得你当初开的玩笑吗?说要娶我。”
“哈哈,玩笑话玩笑话!”
韩信端起酒杯抿了一口,笑道
“是是是,笑话笑话。”

他不想再待下去,他知道这时走有些煞风景,但他真的做不到等李白入洞房。
毕竟,他可是唯一一个,让韩信期待一个“玩笑”如此之久的人。

他最后看了看那个他等了几千年的背影,然后像个局外人似的离开,决绝的像他从没爱过那个男人。

李白也最后望了望韩信,那个他爱了很多年却未曾娶到的人,他甚至怀疑自己真的对他的是爱,还是长达几千年的好奇与仰慕。他说不清。

就这样吧,终究仍是错过。

从来别开关于人生的玩笑,因为,总有人,会把玩笑当真。

《雨》

#罗信#

世界和平后。
他们都不会变老。
星影!(爆哭

现在是2520年
他们一个不再是特工,一个不再是游侠,现在只是两个普通人。
看着现在充满科技的街道,他怀疑自己是不是已经忘了当年的朋友们,以及那个金黄头发的外国游侠…

他很久没有回到那个熟悉的屋子。屋子很大,自然租金也不少。当年大家一起凑钱出租金的情景仿佛还历历在目。推开门,因长期无人居住的房子里尘土很多,一推门他便咳嗽的不停。

他记不清自己有多久没回来,但一眼看去,仍是那张照片最醒目,上面早就积了一层尘土。韩信控制自己不去看它,因为一看便有种想哭的冲动。自己是一个特……不对,他自己打断自己,告诉自己,他只是韩重言。

果然目光离不开那个人,毕竟相处了那么长时间,怎是马上就能忘记的?

他当然忘不了那个金发的战友,或者说是恋人也没有关系吧。他的一举一动都深深刻在了韩信的心里,仿佛马可波罗本就该是属于他韩信的。

韩信这样想着,心中越发苦涩,他觉得今天似乎总有些不同,他躺在刚打扫过的床上,就这样注视着天花板…

他是被铃声吵醒的,他捂着头慢慢坐起来,原来躺着躺着自己睡着了啊。

看着外面下着雨,他叹了口气,他又忘记带伞了,这个毛病从来就没改过,中间又因为又一个那样宠着他的人,而也不想改。


他接通了电话,听到声音后他差点惊呼出来,他太过激动,毕竟是那么长时间没见过的人啊…。

他深吸一口气,平定好心情,道“喂?马可啊,有事么?”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

“啊,韩信,我就要结婚了…你要来吗?”

韩信听到了像钟一样的声音回荡在心间,他颤抖着问“什么…什么?”

对面也很耐心的回答“我就要结婚了,你要来参加我的婚礼吗?”

韩信突然想哭,他那样用力爱过的人最后不还是拱手让给了别人,这一瞬,马可波罗碧蓝的眼睛似乎又浮现在脑海中,他似乎又回到他一辈子不会忘的下午,马可波罗背着阳光对他说
“I Love You baby”

他哽咽了,但还是控制着自己“不…很抱歉,我还有事,可能去不了了”
他哪有什么事?他又怎么会错过他爱的人的婚礼,哪怕身边的人不是他,他也会笑着祝福吧。

“哦,好吧…”对方明显是失落的语气,韩信能想象出来,对方垂下眼帘的失望表情。

韩重言啊,韩重言,最后了,仍是不肯说自己难受吗?

“啊,外面下雨了,你又没带伞吧?你在哪?要不要我给你去送?”

“啊,麻烦了……”错过了一次,他不想错过第二次。

韩信走到屋檐下,看着一对对情侣在伞下牵手,相拥,想着他们什么时候才能像那样呢…。

当他看到那个撑着蓝色伞的金发男人时,他冲了出去,他不顾雨打湿了他秀丽的银发,不顾雨顺着他棱角分明的脸庞向下流,他眼里只有他,那个男人他回来了,马可波罗。

马可波罗一下将他拥入怀中,吸着韩信特有的那股味道,对他说
“我还爱着你,所以,可不可以再埋在我胸口,听我诉说我们的故事?”

韩信再也控制不住,泪顺着他的脸流下来,他抱住了他。

“我们好好在一起。”

———第一次写罗信,谢谢观看———

#5.19#文若日报道。
第一次正经的过一次文若日啊!
第一张是草草肝出来的贺图(非常抱歉!)
后两张是358美美的文若
大家都节日快乐吖

《这样的彧,美兮》车

abo设定
下一篇钟姜中短篇。
走微博吧。
第一次开车还请多多包涵。
ooc!!ooc!!
@日尧明草 
还是艾特您了。……嘤

【邦瑜】讨厌我吗?

*王者设定。因为最初的伯爵皮肤是都督的。
(许久未见邦瑜的朋友们,你们都好嘛?
*冒着写不完作业的风险。

清晨,刘邦望着阳台的人,远远道了声:
“早。”

周瑜叹了口气,道:“真好看啊,新皮肤”

刘邦把头放在周瑜的肩上,“怎么,在生气?”

周瑜转过身看着他,捧起他的脸,扯起一抹笑,“当然不,看着你开心我就开心了。”

刘邦看着他勉强的笑,将他搂入怀中,闷声道:
“抱歉。”

“你有什么错?错在我实在不配那套衣服”

刘邦就算再傻,也知道,他还在生闷气。

真是和小孩子一样啊。他无奈看着怀中的人。

刚打算再安慰一下他。便听到他说:

“其实,我还蛮感谢你,因为你穿上那套衣服,活出了与我不同的结果,不是吗?”

“谢谢。今天我依然爱你。”

“不客气。今天我依然不怪你。”

《比葡萄诱人》🚗

答应你们的。
ooc有,abo,贼短(因为没人看???
我……第一次开abo车。我会好好学习的!x
微博看去吧www
评论见w